点绛唇

       在乌漆麻黑的夜里,四处不闻人声,就连鸟雀亦不知躲在何处安歇。摸黑起床,背上重型装备,去山顶,去海边等待日出,每每此时,我发誓再也不玩摄影了。可是,当我看到并从取景器里记录下天空每一帧的变化时,心底不由升起身在宇宙的远意来,万物静默或苏醒中,跌宕自喜,笑由心生。

评论(1)
热度(15)